F1十年盘点:法拉利成十年最令人失望车队 2014年引擎改革毁誉参半

F1最近十年来面临不少质疑的声音,一家独大的格局,比赛悬念的缺失,让这项运动的观赏性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趋势。ESPN日前邀请多位赛车比赛的权威专家从多个方面盘点了F1从2010年-2019年的发展轨迹,从中我们也可以大致看出这项运动未来的发展趋势。

法拉利近十年的哪个赛季最令人沮丧?

埃德蒙森(Laurence Edmondson, ESPN网站F1主编):我想说的是2018赛季。当然,法拉利还有一些赛季的成绩更加糟糕,但在2018年,法拉利有一辆可以获胜的车,但是由于车手和工程师不断的失误而失去了冠军。令人沮丧的是,对于那些抱怨梅赛德斯近年来在F1霸主地位的人来说,这个赛季本来可以成为一剂完美的解药。

梅纳斯(Christian Menath, Motorsport-Magazin):2014赛季无疑是凄凉和尴尬的,但2019年更令人沮丧。所有人都希望法拉利能为冠军而战,但他们却一无所获。每次他们有机会的时候,车手、车队或者其他什么人都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失误。维特尔和勒克莱尔之间的内斗,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巴雷多(Lawrence Barretto, F1官网记者): 在2014年引擎规则改变之后,法拉利一度被梅赛德斯完全压制,他们在2015年取得了足够的进步,表明他们将在来年成为梅赛德斯真正的挑战者。但他们没有做到这一点,反而变得更加糟糕,最终在积分榜上落后于红牛,这无疑是巨大的失望。

塞拉索里(Julianne Cerasoli, UOL Esporte):我不得不说是2014年,这是引擎规则改变的一年。首先,他们是法拉利,他们在历史上拥有最好的引擎。然而,他们低估了这一变化带来的影响,并在随后几年的时间中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梅德兰德(Chris Medland,RACER):我想说的是今年,这款车在季前测试中表现得非常出色,但是在赛季进程中他没有给梅赛德斯带来任何真正的挑战,这让人感到非常沮丧。2014年真的很糟糕,维特尔的某些失误在过去几年里同样让人沮丧,但今年作为一个团队,法拉利如此不稳定,这才是最让人失望的地方。

比约特(Julien Billotte,AUTOhebdo):事实上,我们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选择,这恰恰表明,这十年来法拉利有多么的糟糕。自2017年以来,维特尔的缺点一直是难以理解的,尤其是相比2012年的阿隆索,维特尔差的真的不是一星半点。

桑德斯(Nate Saunders,ESPN):我们几乎不可能只选一个赛季,因为真的有太多了。虽然今年令人沮丧,但2018年更糟,当时法拉利真的应该赢得冠军,但从德国大奖赛维特尔的低级失误开始,他们再次逐渐沉沦了。

2014年用V6涡轮增压引擎替代V8引擎是一个错误吗?

埃德蒙森(Laurence Edmondson, ESPN网站F1主编):梅赛德斯从那以后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霸主地位,使得竞技性逐渐从这项运动中消失了――毫无疑问,V6涡轮增压引擎扩大了顶级车队和中游车队之间的差距。但是,如果F1没有转向更环保的技术,那么现在这项运动的地位会更加尴尬。因此,改用V6涡轮增压引擎并不是一个错误,但实施这些改革的方式应该可以更好。

梅纳斯(Christian Menath, Motorsport-Magazin):是的。研发成本、赛车重量、设计复杂性以及丢失的引擎轰鸣声共同导致了目前的困境。但问题是我们不能回去,F1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制造商。而且,出于各种原因,制造商也不能倒退回去。

巴雷多(Lawrence Barretto, F1官网记者):不,这是正确的做法。目前的动力单元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壮举,它们确实没有那么大的声浪,但与大多数人的看法相反,我不认为那是件坏事。

塞拉索里(Julianne Cerasoli, UOL Esporte):如果不是这样的改变,梅赛德斯和本田可能都不会出现在目前的围场中。虽然我确实认为动力单元过于复杂和成本过高,但我想最大的错误是没有适当地宣传它。要知道,这是世界上最节能的发动机,但是只有少数人知道。

梅德兰德(Chris Medland,RACER):不,这是顺应发展的必要步骤。梅赛德斯成为F1一家独大霸主的能力对F1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这项改革的本意并非如此。

比约特(Julien Billotte,AUTOhebdo):我想是的。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失去了原来的引擎声浪,更重要的是,它确定了F1的双层体系――客户车队几乎没有可能战胜制造商。

桑德斯(Nate Saunders,ESPN):改革本身并没有错,但引擎传递出来的信息非常糟糕,让研发成本失控,同时让引擎成为各大制造商之间的一个关键战场。(文/李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