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新片,就是一幅北漂浮世绘

前些天,桃厂观影团千呼万唤始出来。

为打响这第一枪,也为让这第一枪更响亮点,我们放了部开心麻花出品,《驴得水》原班人马打造的新电影――《半个喜剧》。

映前,多少观众抱着看一场无厘头喜剧的期待入场。结果看完片才发现,难怪叫《半个喜剧》,剩下的一半,就是一副赤裸裸的北漂浮世绘。

近几年,北漂题材的电影大都是花花世界,黄粱一梦。北漂,被描述得好像坐了趟游乐园的过山车,处处精彩和刺激。

但是,你是否从中感受过些许 人 文 关 怀?

北漂,一个字眼儿间挤满辛酸和血泪的社会群体。只消稍稍一榨,就能挤出五本《乡下人的悲歌》。

知乎上有个问题,叫“北漂到底漂哭了多少人”。问题下面,是1300多个被北京这个大滚筒漂来漂去的人们的辛酸纪实。

当然,谁都清楚,被漂哭的人绝不止这么点。

每年夏天,当一辆辆火车车厢响起性感女声的播报“北京站到了”,那一双双带着兴奋的眼睛大抵都想不到自己将加入一场苦难的循环。

想象中的北京生活是估计打卡,是老友记式合租,是带着北冰洋汽水味儿的灿烂明天oh yeah。

现实中的北京生活,则是压强赛过5000米深海的昌平线,是看着像厕所的隔断间,是卤煮掺豆汁儿味儿的生存修炼bullshit。

总而言之,一个字儿:

因此,拍没拍出扎心感,可谓北漂题材要过的第一关。

这部《半个喜剧》,我预测会成为年底档期的一匹黑马。

《半个喜剧》的本质,一言以蔽之,是一个平凡北漂青年的爱情故事,其间穿插着几乎所有北漂都会遭受的现实毒打。

影片的大致剧情为:借住在北京富二代哥们儿家的北漂青年,爱上了被哥们儿骗炮的北京姑娘。

然而,男主的爱情之路上却挡着两座大山――哥们儿和东北老妈。

哥们儿是不想让他喜欢上自己喜欢过的人,老妈则是怕他跟哥们儿闹掰会失去在北京的庇护。

要面包还是要爱情?故事就此带着这个疑问展开。

不过,比起这个问题本身,更令人关注的是促成问题的北漂真实经历。

《半个喜剧》对北漂生活的真实刻画,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出彩的角色塑造。

《半个喜剧》的男主角孙同,北漂滚滚洪流中的一员。光从他的外表和气质上,便能读出很多信息:木讷、老实、有点怂逼。

人设就更别提了:复读三年才考到北京,家里条件一般,猛草知识三年下来只有一个卑微的爱好,在酒吧卖唱。放到北漂阵营里,也属于偏弱势的那种。

孙同隶属北漂大军东北偏翼,跟千万东北子弟一样,他有着一个保守又有点固执,整天不是催着你结婚就是让你快买房的东北老妈。

稳定,是这类母亲对孩子最大的要求;也正是稳定,在很多方面束缚了孩子的自由。

东北乡土亚文化女神赵海燕

和其他东北子弟不太一样的是,孙同有着一个有钱的老北京哥们儿,叫郑多多。

孙同住在人家,工作,包括即将到手的北京户口,也都是人家安排的。这里得插一嘴,孙同居然是个事业单位员工。

多少北漂电影的主角都是出入于SOHO写字楼,国企单位还真是难得一见。

孙同&郑多多,单位大食堂内味儿可太正了

常言道,吃人家的嘴短。郑多多这人别的都好,但有个致命缺点:渣,100%pure渣男

在自己的婚礼前夕,他还把暧昧对象莫默约到了家里,骗她自己单身然后搞了一回。

得知真相后崩溃的莫默

这一切,都被孙同看在眼里。但他不敢跟别人说。

哪怕是后来他和莫默恋爱,郑多多出于占有欲逼孙同跟她分手,孙同也不敢针锋相对。

为什么?

福柯说过,话语即权力。换成白话,即钱是人的胆

莫默可以直言不讳,想说什么都不用考虑后果,背后有北京户口和稳定的银行单位工作作为支撑。

孙同呢?他就像海面上的一片浮萍,好不容易找到了郑多多这块礁石,有了扎根的机会。如果放弃,就意味着重归一无所有。

何况孙同母亲这边更是步步紧逼。为了儿子能够成为户口本上冒金光的北京人,她孤注一掷,卖掉了老家的房子用来帮孙同付买房首付。

殊不知,一句“都是为了你好”,成为压垮多少北漂子弟的最后一根稻草。

北漂群体常会面临的一种无奈是:自身的选择往往被迫让位于现实条件给出的选择。

爱情和面包的抉择,对于北漂而言尤其得难。

毕竟现实中都能上演出用假结婚换一块北京车牌的魔幻现实主义大戏。

因此,当你看到孙同咆哮着对莫默喊出“你这种人就是没法理解我们这种人的处境”时,你会明白画面里的那扇门,其实就象征着两个阶层间难以跨越的阶级壁垒。

租地下室,天桥上卖光盘・・・・・・这些已经属于上一代北漂之歌的关键词。

买房、落户、爱情与面包的抉择,才是最能刺痛新一代北漂的生活要素。

而除了文本上的真实外,《半个喜剧》在场景安排上也做到了尽可能的贴近现实。

“穷人的消失”,算是近年来国产剧经常为人诟病的一处致命伤。

比如什么号称一穷二白就差讨饭,却住在目测月租金大几千的精装公寓里。

这些国产剧里的“穷”,也不知是满足天龙人对下层的意淫,还是对真实穷人的嘲讽。

相较之下,《半个喜剧》好得太多,降维打击都不止。

上文已经提到过一点,男主工作的单位是事业单位。这年头的北京戏,那个不是CBD、跨国企、XX升职记,似乎都忘了4000多万事业单位员工还在苦命熬着资历。

国企的office,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片中还有一个过场镜头,拍的是男主从5号线大屯路东的地铁站里走出来。

巧的是,桃厂观影会当天也正是在大屯路东地铁站旁边的影院举办,因而让人倍感亲切。

对此,影片导演周申和刘露的解释是:他们两人就住在这附近。比起那些动辄就把镜头往国贸、世贸天阶猛怼的片子,他们只想讲述些更真实,感觉就像发生在身边的北京故事。

除了外景,主创们也在内景上下了功夫。

按照国产影视界的一般套路,像郑多多这种富二代的家,怎么着也得是有着50平米大床的独栋别墅,吹风机都不好意思不是戴森滴。但片中的郑多多家,则只是一间相当朴素的两居室。

有几分典雅,但不至于浮夸,正正好好。

而CBD,在片中对于北京土著莫默也只是一闪而过。金碧辉煌前,哪位平凡人都是过客。唯有那小区门口有着流动水果摊的一亩三分地儿,才是真正的归宿。

诸如此类的场景还有很多。片中,张同和莫默买家具去的是四元桥的宜家。那份扑面而来的质朴,每个刚漂北京的男孩都去过。

那是你和女友第一次同居的美好回忆。

还有两人相会的酒馆,也终于不是那种劲爆DJ驻场、钢管舞迷人眼、卡座人均4位数的高级夜店,而是五道营胡同、张自忠路一片随处可见的小店。

草根歌手在这弹唱给姑娘,下了班的社畜来喝杯廉价精酿。

烟火气十足。

《半个喜剧》由《驴得水》的原班人马所打造,即导演&编剧周申和刘露,外加主演任素汐。构成的铁三角。

在继承了《驴得水》以强大文本为特色的基础上,《半个喜剧》又在电影语言上进行了升级。

片中有一幕很有意思,莫默和孙同去眼镜店买眼镜,柜台的镜子在两人头部下面反射出彼此的倒影

这时莫默说:“你的意思就是我像男的呗?”喜剧感瞬间就涌现了出来。

用电影画面营造出性别反差,进而给台词添上喜剧色彩。这是典型的电影表达手法。经过电影语言的调剂,片子在保有真实感的同时又不失趣味性。半个喜剧,起码得乐个半程。

总而言之,以往北漂题材电影往往都是擦着北漂群体的肌肤。这回,终于又有一部片子触碰到了北漂的血与骨。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情谊比北漂之爱更难?那可能就是赛博塑料情到现实情谊之间的跃迁了。

平时的公众号文章中,我们可以在评论区里嬉笑怒骂、其乐融融。可真到了现实里,谁又能保证不会变成修罗场呢?

幸运的是,在桃厂电影俱乐部的现场,诸位用热情帮我们驱散了疑虑。

《死亡搁浅》中,以弩哥为代表的快递员用一个个快递将美利坚自我孤立的民众连接起来。

桃厂电影俱乐部的成立亦是如此。

只不过,让我们走在一起的不是快递,而是电影。

电影的意义之于我,不是延长三倍生命,而是用一秒24帧胶片编成的捕梦网,让我们安睡在同一个梦里,醒来后又能坐在一起。

为了突出桃厂独树一帜的风格,我们专门做了一段宣传视频,并在现场摆出视觉装置。

等开始取票时,马上就收到粉丝的大拇指。整个影院现场,也就数桃厂电影俱乐部前合影打卡的人数最多。

别看我们一个个都是新媒体老油条,说不开心不欣慰那肯定是假的。

到了映后提问环节,诸位的踊跃程度也着实让我们出乎意料。隐约记得一位粉丝向饰演郑多多的演员刘迅说道:“虽然郑多多是个渣男,但我不讨厌他,因为他那种敢想敢干的性格确实很招女孩的喜欢。”

刘迅听了问题后很开心,答道这是他头一次亲耳听见有人喜欢郑多多。他本人也有这种感觉,只不过怕被人集火,说他是在为渣男的行为辩解。

人都是复杂的,没有非此即彼。郑多多有感情骗子的一面,也有对朋友慷慨大方的一面。追女仔时那种执着和痴情劲儿,的确没有多少异性能够招架下来。

而郑多多能受观众理解和喜欢,代表主创在角色塑造方面的成功。

合影环节时,还有粉丝细心地发现任素汐累得连腰都快直不起来了,需要人帮着扶一下。“演员可真辛苦啊”,恐怕是那天晚上我听到的最暖心的一句话。

一般的热情也许是阵风,过万即散。而桃厂粉丝们的热情则是河,绵延甚长。

活动结束后,我们的官方微博就遭到了一通轰炸――粉丝好评的轰炸。

当然,不止对我们活动本身,更是给电影的。

写到最后,讲一个当天我在影厅后排看到的迷人瞬间:

银幕上,是由主创团队们共同打造的北漂浮世绘;银幕之外,又是由北漂的野桃儿们的浮世绘。一瞬间,竟叫人有点分不清银幕内外孰真孰虚构。

诚然,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它成立有条前提:人们没有一同坐在电影院。

那么,大家电影院相见。

半个喜剧,点个在看惊喜不断